2013年《好聲音》不見了導師劉歡的身影,眾人猜測紛紛,劉歡曾表示退出第二季《好聲音》是因為身體吃不消。近日《中國好歌曲》又宣佈劉歡擔任導師,讓眾人吃驚了一把。接受京華時報獨家專訪時,他房屋二胎感慨國民音樂鑒賞水平跟物質生活水平的高歌猛進太不成比例,希望自己能為中國原創音樂做點什麼。靠電視節目推原創音樂,在他看來其實挺悲情。
  □導師劉歡
  不喜歡“生擰”烤肉的故事
  第一季《好聲音》,選手徐海星講述個人經歷曾讓劉歡現場落淚,王乃裝潢恩對決權振東時,真性情的劉歡因抉擇之艱難再度落淚。此前曾有人質疑節目煽情的環節為“設計”。劉歡則表示自己不喜歡電視節目的誇張效果。眼下的《好歌曲》,劉歡表示電視節目有故事是自然的,但是真實才是最重要,歌曲一定要打動自己。
  ☆記者:《中國好聲音》當時錄製時間長,這次加盟《中國好歌曲》,您也提到“錄製時間會縮短,但也說不定”,會借錢擔心這次錄製身體吃不消嗎?
  劉歡:晝伏夜出差不多是我的生活常態,說實話我並不怕熬夜,晚上錄像我精神更好。但我怕耗,怕沒完沒了無法預西服期的等待。可沒辦法,這麼大型的電視節目錄像需要各個方面的默契配合,哪一個環節出問題都不能開始。這次還不錯,錄製比去年順利一些。其實工作愉快最重要,好心情利於健康,再累也不覺得;但心情不好多說一句我都嫌煩。
  ☆記者:《好歌曲》賽制會像《好聲音》那樣殘酷嗎?今年《好歌曲》,第二輪增加觀眾票選,是不是意味著觀眾評價會占較大比重?
  劉歡:應該不會,但競爭激烈是肯定的。節目組非常辛苦,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通過各種途徑尋找原創。比如網絡搜索、朋友推薦,甚至一家家錄音棚打探等等,然後組成專家組對歌曲小樣進行數輪甄選。覺得還不錯的歌曲會聯繫曲作者本人當面試唱試聽。最終能拿到節目里讓導師聽到的只有大約百來首作品。為確保好歌曲的品質,觀眾參與投票只會在總決賽的時候出現,因為能唱到最後的歌曲都是優秀作品,名次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記者:《好歌曲》重原創,您之前也提到自己不喜歡電視節目的一些誇張效果,在加入娛樂元素、製造故事以達到被關註目的以及實現《好歌曲》理念和目標之間,您認為如何做能達到平衡?
  劉歡:既然是電視真人秀節目,真實是最重要的,有故事是自然的。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故事需要的是好的傳達而不是生擰。
  ☆記者:這次的搭檔是周華健、楊坤、蔡健雅,對他們各自是什麼印象?
  劉歡:華健大哥親和,楊坤老弟感性,健雅小妹知性。
  ☆記者:蔡健雅認為自己選擇好歌曲的標準是“一聽就起雞皮疙瘩”,您在《好歌曲》上選歌的大致標準是什麼?
  劉歡:我選歌的標準很簡單,就是一定要打動我。通俗點說:要麼感染到我,要麼感動到我。此外,我希望聽到不同類型的歌曲。
  礦山經不起掠奪式開采
  雖然退出了第二季《好聲音》,劉歡也保持著對第二季的關註,但印象深的學員並不多。談及2013年音樂節目的“井噴”,劉歡含蓄地說:“再好的礦山也經不起掠奪式的開采。”
  ☆記者:您對第二季《中國好聲音》學員有什麼印象?有觀眾很遺憾您沒在第二季擔任導師,對於那英、庾澄慶、張惠妹、汪峰的評委組合您認為如何?
  劉歡:我只完整地看過第一、第四兩期節目和總決賽的後半部分,所以印象深的學員不多,姚貝娜我本來就欣賞,自不必說。至於導師之間的配合,第四期比第一期明顯順暢了。
  ☆記者:第二季的姚貝娜受到大家關註,此前她受訪時表示您曾經邀請她為電視劇《甄嬛傳》錄唱,結果一開始吃了閉門羹,是這樣嗎?
  劉歡:為我擔任《甄嬛傳》編曲工作的孟可之前就認識姚貝娜父女。據說一開始幫我聯繫她時先找到的助理,她當時正在化療階段,助理吃不准當然就沒敢答應。後來孟可又找到了姚貝娜的父親姚峰先生。所以我也非常感動。謝謝姚貝娜父女。
  ☆記者:當時是什麼契機邀請姚貝娜演唱《甄嬛傳》?
  劉歡:我早聽過姚貝娜的演唱,一直在留意她。撈仔、孟可等一些圈內人也都對她的音樂詮釋能力稱贊有加,所以一寫女聲的歌曲頭一個想到的就是她。因為名氣和影響力的問題,劇組雖然也考慮過其他人選,但還是很尊重我的意見。
  ☆記者:2013年是音樂節目扎堆的一年,但很少再出現像第一季《好聲音》吉克雋逸、李代沫、吳莫愁這樣有個性能被記得住的歌手。您覺得好歌手的出現是需要“等”的嗎?是否市場對於選秀歌手的挖掘已經飽和了?
  劉歡:再好的礦山也經不起掠奪式的開采。
  □音樂人劉歡
  推動原創我沒有理由退縮
  談及原創音樂的現狀,劉歡直言盜版猖獗引起惡性循環,今天試圖借助電視真人秀節目這個平臺來推動原創頗有些悲情色彩。《好歌曲》不註重選手外形,劉歡並不擔心,他認為:“不註重外形只是相對而言,作為一個優秀的唱作人,你的精神面貌、你的氣質是一定要在的”。
  ☆記者:加盟這次《中國好歌曲》,感覺您有一種音樂人的使命感,會不會因此有很大壓力?
  劉歡:可能有點兒吧。年輕的時候比較自我,自己高興就成。今年五十,突然意識到快30年過去了,咱們國民整體的音樂鑒賞水平跟物質生活水平的高歌猛進太不成比例,流行音樂的生存環境很成問題,相當一部分音樂人被“逼良為娼”,寫些連自己都不喜歡的東西去迎合最低級的品位。前幾天從朋友微信轉發的鏈接讀到李宗盛最近有關流行音樂的一些發言,其中一句印象深刻,大概意思是,食物糟糕會被喂成豬的。我以為這還真不是危言聳聽。比如卡拉OK吧,百姓自娛自樂沒有問題,但如果我們音樂人都以追求卡拉OK的傳唱度為首要甚至是唯一標準製作音樂,那我們就“豬”定了。我們的責任是讓越來越多的人分辨音樂的好與不好、美與不美。讓大家知道傳唱的不一定就好,大多數時候“傳聽”是一種更高級別的流行。比如邁克爾·傑克遜,比如碧昂絲,沒有幾個人能輕易演唱他們的歌,但這絲毫不妨礙他們的唱片擁有最大的市場、最大的銷量。
  ☆記者:您提到新時代歌壇會以唱作人的表現為主,比如周傑倫、陶喆。為什麼近些年像他們這樣的唱作人,能冒尖的越來越少?
  劉歡:說到底還是原創音樂的生存環境問題。盜版猖獗引起的惡性循環結果。從某種角度講,我們今天試圖借助電視真人秀節目這個平臺來推動原創頗有些悲情色彩。但是,我們不能什麼都不做,否則就是坐以待斃。燦星能有這樣的膽識吃螃蟹,作為音樂人我當然沒有理由退縮。
  ☆記者:《好歌曲》不註重選手外形。大家會擔心,這樣的節目如何獲得有些浮躁的大眾的關註?
  劉歡:《好歌曲》舞臺表現力的核心其實就是音樂。音樂有張力,音樂有意思,音樂打動人,這應該是《好歌曲》所要求的舞臺表現力。另外,你提到不註重外形只是相對而言,作為一個優秀的唱作人,你的精神面貌、你的氣質是一定要在的。我也相信中國一定有足夠多而且會越來越多的觀眾是能感受得到音樂的力量的。
  本版採寫京華時報記者高宇飛
  燦星製作供圖  (原標題:劉歡借節目推原創有些悲情色彩)
創作者介紹

結婚

apqfemexjlb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