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集中在二期電梯房樓頂,違建業主稱預留門洞直通露臺,售樓時說可隨意搭
  ■房管部門接報凍結產證,寶山區拆違辦表示房屋設計有缺陷,就像故意讓人搭建
  □晨報記者 倪 冬 實習生 邵力棟
  “根本不用到小區,開車經過中環線汶水路真華路這個口子時,樓頂上的違法搭建就能看得一清二楚。”在向違建宣戰之後,新聞晨報“夏令熱線”63529999接到讀者反映,真華路梧桐城邦二期高層樓頂露臺違建十分普遍。
  然而,面對投訴,違建業主竟然一肚子“委屈”,稱頂樓的房子在設計時就留好了通往樓頂露臺的門洞,而且售樓時承諾是可以搭的,現在卻被認定為違法搭建,凍結了房產證。
  寶山區拆違辦工作人員直言:“這個房子設計有缺陷,感覺樓頂預留的空間就是故意給人搭的,拆了好多次,結果拆了又搭起來了。”
  面對拆違的高額成本,作為居民小區拆違的執法主體,寶山區房管局工作人員建議,能否在規劃設計審批時就避免此類設計缺陷,從源頭上避免為此類違建提供客觀條件。
  其他業主反映:
  樓頂違建“五花八門”
  7月17日下午,梧桐城邦二期,不少老人帶著孩子在小區散步。幾名老人聚在一起,談論的話題正是多幢高層居民樓樓頂的違法搭建。
  “五花八門,搭什麼的都有,有幾戶人家搭得還挺好看的,像私家花園一樣,房頂上種的都是花花草草。”一名60多歲阿婆指著幾幢高層的樓頂說,她感覺現在違法搭建的業主越來越多了。另一名聊天的男子卻絲毫沒覺得好看:“剛交房時,小區房子外觀整齊劃一,挺好看的,現在被搭得一塌糊塗。”
  有業主擔心,這種樓頂上的違法搭建,是否會對房屋主體結構的安全造成影響。“磚頭、木頭一起上,畢竟是違法搭建,又沒有經過正規檢測。”他指著一幢架著綠色塑料圍網的高層樓頂說:“在樓頂施工本身也很危險,萬一掉下來磚頭、玻璃什麼的,砸到人可不得了。”
  在幾名業主的指點下,記者找到了一幢樓頂搭建尚未完工的高層居民樓,乘電梯來到14樓,爬上消防樓梯,穿過一扇鐵門,就來到了樓頂露臺。紅磚散亂地堆放著,緊貼綠色塑料圍網的是一面面固定好的透明鋼化玻璃,其中有一扇玻璃已經開裂,呈現出細細的蜘蛛網狀。一旦颱風來臨,這無疑是一個安全隱患。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主稱,這裡已被責令停工了,但今後會不會繼續搭建,還不知道。
  記者註意到,14樓有一戶居民的房門可以直接通到這處露臺。記者按響了這戶居民的門鈴,得知來意後,裡面的居民連連擺手,稱“這不是我們搭的”,然後重重地關上了房門。
  “無論是業主舉報,還是物業巡查,只要發現有違法搭建的,我們都會立即上報房管、拆違等部門。”物業公司一名工作人員說,梧桐城邦二期自2008年陸續交房至今,違法搭建主要集中在電梯房頂層,“違建業主的房產證幾乎都被凍結了”。
  違建業主回應:
  預留門洞不搭雨水會倒灌
  一名涉嫌在樓頂露臺違建的女業主,通過門禁對講系統向記者講述了她的無奈。
  該女業主是2007年購買的期房。“我們之所以願意買頂樓,是因為售樓處當時說好是買頂樓送閣樓,否則頂樓又熱,還容易漏雨,誰會買啊?”她說,考慮到花同樣的錢,卻多了一間閣樓,這才下定決心買頂樓,沒想到付完錢後,卻被告知不送閣樓,改送露臺了。
  “我們也知道閣樓和露臺是兩碼事,閣樓不算違法建築,但在露臺上搭建就變成違法建築了。”該女業主說,交涉後,售樓處的人竟然說“送露臺更好,想搭多高就搭多高”。
  2009年交房時,這名女業主發現,頂樓的房子的確留了一個門洞可以直接通到露臺,“業主自然就默認露臺是可以搭建的,否則颳風下雨,雨水不是要倒灌到房間里來嗎?”就這樣,頂樓的業主一家看著一家,都搭起來了,而且搭建時也沒人管。因為露臺可以搭建的緣故,頂樓房子的銷售後來竟一度變得吃香起來。
  然而,二期陸續交房後,有業主開始對小區的違法搭建進行舉報,頂樓的業主開始擔心起來。
  2013年6月,這名女業主的擔心變成了現實。她原本打算在小區里買一個停車位。根據規定,停車位的產證要掛在房產證下麵。當她去房產交易中心辦理時,發現自家的房產證被凍結了,理由是涉嫌違法搭建。房產證被凍結意味著她的房子不能買賣,“如果要買賣的話,必須把違法搭建先拆除,恢複原狀再說。如果把搭的建築都敲掉,頂樓的房子又賣給誰去?”
  最終,因為房產證被凍結,她的停車位產證一直沒法掛在房產證下麵,只能先用著。
  另一名涉嫌在樓頂露臺違法搭建的業主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他認為,因房型設計等原因,樓頂露臺違建一度被視作默認的行為,現在再追究責任,對他們而言不太公平,“預留一個門洞可以通到樓頂露臺,四面圍牆都造好了,只是沒有房頂,買了這個房子,你搭不搭?”
  職能部門說法:
  正進行違建的馬上阻止
  據小區物業一名工作人員介紹,無論是業主舉報,還是物業巡查發現,只要查實有業主違法搭建的,會立即上報房管、拆違等部門,“鎮里的拆違部門一直來的,物業沒有執法權,只能發整改通知書,主要還是靠執法部門。”
  大場鎮拆違辦曹主任解釋說,對農村集體土地上的違法搭建,他們有一定的執法權,但對城市居民小區的違法搭建並沒有執法權:“我們不是執法主體,主要還是配合房地、城管、規土等部門執法。”他直言,樓頂露臺的違建拆除起來難度較大,需要專業器械,而且要裝防護網保證安全,拆除成本有時遠大於搭建成本,這恰恰是拆違現在所遇到的困境:“可能花兩三萬元就搭好了,卻要花十萬元去拆除。”
  “這個房子設計有缺陷,感覺樓頂預留的空間就是故意給人搭的,我們拆了好多次,結果拆了後又搭起來了。”寶山區拆違辦一名工作人員說,區里為此也多次召開過協調會,但問題一直無法根除。
  作為梧桐城邦二期樓頂違建的執法主體,寶山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的工作人員也將問題的癥結,歸在房屋設計上。該工作人員直言,處罰畢竟是後置程序,難度很大,如果能在規劃設計審批時就避免此類設計缺陷,從前置程序上把好關,對這一類問題的解決,有很好的借鑒意義。
  然而,寶山區規劃和土地管理局建管科工作人員解釋說,房屋的建築設計是市場行為,經過設計院的設計和審圖公司的審核,只要符合住宅建設規範就行了,規土局負責規劃管理的內容只包括建築面積、容積率、建築高度、建築間距等。在他看來,違建問題的解決,最終還是要依靠社會誠信來解決,“就算房屋設計沒有問題,有些人也會違法搭建的”。
  難道除了凍結房產證,就再沒其他辦法了?
  寶山區拆違辦一名工作人員說,當前,他們對違法建築實行“受理20分鐘內分轉,2小時內到現場,24小時內跟投訴人反饋”的制度,對那些正在進行的違法搭建,他們接報後會馬上去阻止。
  各說各的,違建頑疾何時徹底根治
  ●違建業主:預留一個門洞可以通到樓頂露臺,四面圍牆都造好了,只是沒有房頂,買了這個房子,你搭不搭?
  ●大場鎮拆違辦曹主任:樓頂露臺的違建拆除起來難度較大,需要專業器械,而且要裝防護網保證安全,拆除成本有時遠大於搭建成本,這恰恰是拆違現在所遇到的困境。
  ●寶山區拆違辦工作人員:這個房子設計有缺陷,感覺樓頂預留的空間就是故意給人搭的,我們拆了好多次,結果拆了後又搭起來了。
  ●寶山區規劃和土地管理局建管科工作人員:房屋的建築設計是市場行為,違建問題的解決,最終還是要依靠社會誠信來解決,“就算房屋設計沒有問題,有些人也會違法搭建的”。  (原標題:梧桐城邦“誘惑式違建”難道無解?)
創作者介紹

結婚

apqfemexjlb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