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餐店吃著漢堡的白領。
  核心提示|剛過了新人扎堆結婚的“金九銀十”高峰期,不少單身的上班族“傾囊而出”應付完連番來襲的婚宴請帖“紅色炸彈”,正準備消停一會兒思緒,躲起來舔舐孤寂心傷。
  然而,又是一年“雙十一”,除網購狂歡日外,這還是一個屬於孤獨者的“光棍”節日。
  “光棍節你怎麼過?”
  “哭過、笑過、愛過、恨過,想想我就難過。走過、路過、錯過、略過,還是一個人過。”
  無數以“剩”字輩自居的年輕人在這一天焦慮、煩惱或狂歡。為什麼“剩下”了?“剩下”有錯嗎?該怎麼拯救那些“剩下者”?
  本周本報繼續推出“雙城生活”大型策劃系列報道之“都市上班族情感婚戀篇”,為您一一展現兩地生活橫截面,講述兩地白領情感故事,透視兩個城市的生活微妙。
  在鄭州
  現狀A
  一個人的生活很自由,只是有點孤單
  31歲的王樂峰在鄭州市一家公司做會計,他經歷過幾段失敗的愛情,目前自嘲為“單身狗”,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想去哪兒去哪兒,行動自由。
  王樂峰畢業已有6年時間,目前工作穩定,有一定積蓄,每年會出去旅游2-3次,微博里經常曬出各種美景和美食,朋友們的評論幾乎全是“贊”、“羡慕”、“真有情調,活得滋潤”。然而,最近熱映的電影《心花路放》讓王樂峰頗有感觸,就像影片中的主角一樣,老大不小的他可以有“既然不快樂又不喜歡這裡,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的自由,卻又時刻遭遇著單身的“尬尷”。
  “上班時間還好,跟同事在一起相伴,還算有點‘人氣’,下班之後常會無所適從。”王樂峰說,有時翻遍通訊錄,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出來坐坐,像他一般大的朋友或者同學,目前絕大多數都結婚成家。曾經一起聚會、旅游、K歌的同伴們,下班後都開始老老實實回歸家庭,為“孩子爸”做飯,或者幫“孩子媽”買菜。單身者的消遣,已不再是朋友聚會的主題。
  “很多時候,我只能獨自吃飯、逛街、看電影,特別無聊的時候,會給自己買一個小時候最喜歡的汽車模型。”王樂峰一邊介紹,一邊打開了書櫃的玻璃,他用手指一一撫摸著嶄新的汽車模型,表情落寞——如今,他家的柜子已經被這些“小伙伴”占滿,這才是他最忠實的玩伴。
  “逼婚團”日益壯大,最怕被問“另一半”吐槽A
  在開封
  剛成為都市上班族的單身80後,成為遭遇父母逼婚的主要年齡群。
  “‘逼婚團’現在越來越壯大了!”同樣29歲的陳露介紹說,她人在鄭州工作,老家在新鄉的一個小縣城,村裡一起長大的小伙伴全部結婚生娃。剛畢業那會兒,校園戀情告終,父母就開始提找男友的事情,隨著年齡越來越大,陳露的婚事已經成為老陳家聚會聊天必備主題,七大姑八大姨幾乎全員輪番上陣,勸她“差不多就定”,就連父母的朋友、鄰居等也紛紛表示“關心”,“閨女找下沒”已成為他們打招呼的方式。所以,一到過年過節陳露就開始頭疼,害怕看見親友們一張張充滿關心和期待的臉龐。
  陳露說,每次回家,她一定會被拽住,詢問各種感情經歷,越問越心煩,也曾經暴怒過、賭氣過,為逃避追問,她曾一過節就出去旅游,但回過頭想想,還是心疼老父老母,又得回過頭來勸慰他們,表示會“努力改造,爭取早日重新做人”。
  找個合適的對象不容易
  現狀B
  今年29歲的田思雨是個土生土長的開封女孩,性格率真、開朗,從事教育工作已經6年。“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齡是22-28歲,就按最晚的28歲計算,28歲生小孩,27歲就得懷孕,想懷孕之前二人世界兩年,那25歲就得結婚。訂婚後,見家長,旅行,準備婚禮要一年,那24歲就得訂婚,訂婚前要拍兩年拖,那22歲就要遇到這人。感覺好緊迫啊!”田思雨說,“所以你看我最好的倆閨蜜,一個24歲結婚,一個25歲結婚,現在過得都挺幸福的,現在閨蜜家的寶寶都快會‘打醬油’了。”
  連續幾日,大河報記者走訪開封市多家婚姻介紹機構瞭解到,開封女孩想在適婚年齡找到一個與自己條件相匹配的男朋友,難度還確實有點大。“現在開封這種小城市,基本狀況就是女多男少,女大男小,女的條件比男的好,女孩學歷不低,收入也不低,家庭條件也不差,找對象的要求自然也會高一些。”
  開封一家婚介所的負責人李女士告訴記者,男孩一般在大學畢業後都喜歡去外地大城市闖一闖。而女孩,尤其是獨生女,父母都不怎麼捨得讓她一個人去外地工作,在開封有份體面穩定的工作就差不多了,也不求大富大貴,簡單平淡就好。所以婚介所每次組織相親活動,開封本地男孩特別受追捧,“有時男女比例達到3:8,甚至1:10”,也許在大城市情況會好很多,但是購房置業又成了難題。
  吐槽B逢年過節舌戰群姨
  田思雨則向記者傾訴,很多開封女孩在25歲左右就已經嫁為人婦,26歲之後如果還沒結婚,就會被視為剩女,不斷地參與各種形式的相親,每逢節假日家庭聚餐時還要舌戰群姨……“真的是壓力山大啊!如果換作大城市,這‘逼婚’的壓力也許要小很多。”
  到了27歲,周圍已經很少有人給田思雨介紹對象了。田思雨說,看著同齡的閨蜜、同學、同事,一個一個都有了歸宿,也挺急的。“每到周末,尤其是情人節、七夕節、光棍節這些和戀愛有關的節日,看到別的女孩收到玫瑰花,或是跟男朋友一起吃飯、看電影,我就特別‘羡慕嫉妒恨’。”
  周末休息時,田思雨喜歡到閨蜜家做客。“從高中起,我倆就是好朋友,她5年前結婚,我還是伴娘。”如今,閨蜜家的寶寶已經快一歲了,“我特別喜歡閨蜜的小寶寶,太可愛了,胖嘟嘟的,可討人喜歡。”有時田思雨會跟閨蜜一起到商場給小寶寶買衣服和奶粉,“那時候我就會想,啥時候我也能結婚,然後擁有自己的寶寶呢?”羡慕之情撲面而來,“確實老大不小了,該嫁人了”。
  下轉C13版  (原標題:鄭州與開封上班族的情感故事你有情侶的恩愛,我有單身的精彩)
創作者介紹

結婚

apqfemexjlb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