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焰˙死神第九章
第九章       
            
      【從前的幸福』
     深夜,鴉聲在黑暗中徘徊。      “大概是因為受到些風寒,有些發燒,一會兒就沒事了。”      佐助用冰冷無溫的手放在宧的額上,宧躺在床上面無血色。      “姐姐她真的沒事?”      “恩,讓她好好休息便是了”      佐助離開宧的額,那如火炭般燒熱的溫度讓他很不適應。      由於櫻被關邑奪走,而與佐助待在密室內一晚,但宧卻待在外頭,也沒有找個處所躲雨,至於身子受不了。      所以只好找間宿舍給宧歇息歇息。      櫻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姊姊虛弱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內心不覺隱隱生痛。      “姐……..對不起…..”      佐助見櫻對自己的姊姊道歉,即使她並無錯。      他沒以說話,便出了房間。      “上哪去?”      佐助原本打算不回應櫻的話,但當他想起那夜櫻拉著他的衣角,可憐兮兮的哭著請他別不理會她,不禁內心有些心痛?      便違反他為事的原則,竟對櫻的問題回應。      “看月亮”      若是平常的他,根本不理會這和任務無關緊要的問題。      雖然回話的方式依然冷漠,卻讓櫻心中有淡淡的高興。      她一直認為佐助對她十分不滿,還會不時的感到苦惱。      佐助出了門,房內鴉雀無聲,只聽的見宧沉沉的鼻息聲。      還參雜夜晚的聲音。                           月亮高掛在空,摸不著,到底是否真實存在?      佐助看了看,他常常安靜一個人,卻不喜歡自己一人,產生了許許多多的矛盾處。      想起自己還有月亮陪伴,內心還有淡淡的欣慰,但又想到月亮也許只是虛物,又不覺感到淡淡不明的空虛。      月亮,你存在嗎?                        他總是這樣想,看似像孩童般的純真的想法,卻是死神常常苦惱的疑問。      是個很認真的問題。      死神是神,卻不是萬能的。      反之,比人類更加可悲,不是嗎?                        “你………..”      佐助聽見聲音便往後瞧,是很熟悉的身影,櫻。      “妳出來做什麼?很危險的,妳自己也很清楚,不是?”      雖然他們從關邑的魔掌中出來,但追上來的可能性絕對是百分之一百。      由於櫻和關邑的契約只要過了一天,便無法直接連線上。      即使有契約的存在,也無法直接連線,所以死神的責任也是非同小可。      櫻這麼一出來反而會增加找到的機率。      “我一定要搞清楚一件事,我才會乖乖的聽話”      佐助只是瞧了她一下,便默默的轉過身。      櫻並不會佐助的不理會感到氣惱,習慣都習慣了,有何差?      “你…….常常一個人看著月亮嗎?”      “以許吧”      佐助說來說去自己也不清楚到底仰望天空到底在看些什麼,月亮?星星?還是想樣看破這宇宙,或者說是在看看這宇宙的寂寞?      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一完成他的任務,並不犯到死神的禁忌。      就這麼簡單。      櫻也隨著佐助觀望天空。      “我母親……在我小時後……常常陪我屬著天空上的星星。”      佐助聽著。      “她說阿,我不會孤單,因為….因為有星星的陪伴,數都數不完。”      “即使數不完…….那又如何?”      櫻有些愣住,對佐助回應自己感到小小的驚訝。      她不免心中感到一點點的喜感。      “是阿……那又如何呢…..?”               櫻臉上露出和佐助一樣的神情。      苦笑。                                    她不喜歡回憶,因為很苦澀。      但也因為它苦澀,才常常回憶。                     從前的生活是多麼的美好,幸福。            『吶吶~爹地,我們以後就要住在這裡嗎?』      那時年紀還年幼的她,表現出她的童貞。      即使方才從大難逃出,難過的感覺早就被蓋過去。      全族被滅,櫻的父親心中不免感到十分難過。      但是身為父親,疼惜自己的女兒,便壓下自己的情緒。      『嘿嘿……是阿!爸爸要在這裡蓋一間好漂亮的房子喔!』      無 櫻衙是這男子的名字,是出了名的藥師,如今卻墮落道這種地步。      『好棒!好棒!櫻很期待呢~』      『呵呵~這樣爸爸會很高興呢』      櫻衙看向自己的妻子,娥宧 夢。      夢輕輕的笑著,讓櫻衙心中的時頭肩消失。      他們是個很甜蜜的家。                     但也只是外表而已。      至少在櫻的眼中她只看見外表。         一天櫻衙戴著櫻出門,說要帶她出去玩耍。      櫻便高高興興的出了門。      『爸爸~今天怎麼有時間陪我呢?』      『恩~爸爸是覺得該抽個時間陪陪櫻我的寶貝女兒呀~』      『嘿嘿~』      『櫻阿………』      櫻衙臉上的表情有些異變,就連年紀還小的櫻察覺得出來。      『爸爸……你難過嗎?』      『不不……爸爸只是太愛櫻了…..不捨得阿!』      櫻衙改緊掛上笑容,有些勉強就是了。      內心對家族全滅的羞辱,還是放不下心。      『爸爸…..你今天好奇怪喔…..』      『呵呵~櫻~我的寶貝女兒想太多了』      『嘿嘿』      櫻衙對了一下,似乎在心裡做了許多的掙扎。      『櫻哪……要是爸爸…….離開櫻了,櫻會寂寞嗎?會不會恨爸爸?』      『你在說什麼阿?爸爸怎麼會捨得離開櫻呢?對不對?』      櫻往櫻衙看去,讓她對自己的女兒感到不忍,頓時十分的痛恨自己的自私。      沒辦法,來不及了。      是時候了。                           當天夜晚,無 櫻衙死在家中。      至於妻子,從那日便無蹤影。                  那日下著大雨,使櫻的小小身影看起來更加無助。      『為什麼……為什麼阿!!爸爸你為什麼要走?媽媽妳在哪裡?櫻好害怕………媽媽…….嗚嗚…..不要離開離開我…….』         突然前方有一處光芒,那便是春野 宧他們一家了。                              猛然從回憶中醒過來,還有些不適應。      “妳剛剛睡著了,想睡就近房睡吧,以免著涼了。”      “罷了吧,我不累”      櫻撐著眼皮,就是不想進房。      說不想,便不想。               心中突然慶幸自己能夠遇見宧他們,雖然乾娘乾妹已死去。      所以她一定會好好疼惜唯一的姊姊。      “佐助…….請你不要帶走我的姊姊。”      佐助對她提出的疑問十分驚訝,難道她已經知道了?不可能…….他半句都沒有透露,如果知道,不就是奇事了?      “我不懂妳的意思。”      “你不是說死神會和人訂契約,便守在她身邊,直到她死的那日。”      “呵呵…….妳這是在說….”      “沒錯,你是死神。”      佐助無言以對,他開始有些不安,正在想著下一步他該怎麼做。      才不至於讓自己的身分顯出。                                                               “佐助,你就老實說吧                           
  你是死神,是吧?“                 
  ﹃ 待續˙未完 ﹄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結婚

apqfemexjlb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