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焰˙死神第十章
第十章       
            
      【照顧】
  關邑見佐助鮮紅似血的雙瞳不禁打個冷顫,便也倒退了幾步。      “死神爺真是夠偏心了。”      關邑淒涼的笑了幾聲,沒錯,這雙【死亡之瞳】便是死神爺所賜。      關邑比佐助早成為死神爺的徒兒,但是死神爺卻比較疼愛佐助。      他無法承受這忌妒之心,最令他贈惡的是連他最愛的女人到後來竟也愛上了佐助,這是他最無法放下。      “看來……我們該玩真的了。”佐助說話有些接不上氣。      “呵呵呵……我一開始就是很認真的哪…..”      關邑二話不說便開始動起刀。               這是場神界的戰鬥。                                                   天色已轉為暗,櫻突然驚醒,才發現自己方才竟睡著了,便起身,四處探了探還不見佐助的身影,才又早到宧的床邊,輕處了她的額頭,燒已退了。      突然她聽到右角處有非常微弱喘息的聲音,便上前去瞧瞧,由於天色十分的暗,使她的視線不是很清楚,便點了火燭,才發現那人便是佐助。      “佐助!!你…….”櫻有些吃驚,不知道佐助是什麼時候就已經坐在這裡了。      佐助臉色不像平常的蒼白,反而是臉紅的不像話,櫻摸了摸他的臉頰,才發現他的體溫竟然向火炭般的灼熱。      死神的體溫正巧和人類相反,死神正常體溫是處於低溫狀態,若是體溫過高,便會有生命危險,好比說人類正常的體溫是處於較高溫狀態,若體溫過低便會死亡。      櫻有些緊張,看到佐助和平常不一樣,便有些慌了起來,佐助的神色看似非常的不舒服,而且身上有好幾處傷口,甚至有些傷口還未復原正鮮血不斷湧出。      櫻急的想哭,開始恨自己為什麼要丟下佐助對付關邑,當她這麼想的時候,便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佐助聽見哭聲,便緩緩的睜開眼睛。      “妳……….”佐助還未說完又低吟了幾聲。      “佐助……你沒事吧?你…..傷的好重…..會不會死?我好怕…..怎麼辦?”      佐助見櫻這麼關心自己,心中感到有些感動,但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感動?      “我沒事……關邑也受重傷…..暫時不會追過來”說完便乾咳了幾聲,瞬時覺得有寫氣在胸口沸騰,有說不出的難過,便又哇的一聲吐出一大攤的血。      櫻在一旁看了不知所措,甚是害怕      “你……你先別說話…….”櫻話中帶了懼怕,但是當她想起佐助在今天要她回去照顧宧時所擺出的笑容,內心便才平靜些。    “我沒事……妳去……幫我拿水來…..”佐助摸著胸口,聲音有些顫抖。      “好好…..我這便去….”櫻立即起身,便衝下樓去向店小二要了些水,但店小二並沒有因為櫻衣裳上的鮮血而感到驚訝,因為他根本瞧不見。            死神的鮮血。            當櫻衝回房間走進佐助,才發現佐助已暈了過去。      便將他抬到床上,心中便覺得佐助輕的怪異。      櫻凝視在佐助的身上,沒有離開。      沒想到自己竟然是被死神檢回來的?在她這麼想時,臉頰不知在什麼時候便是一片紅了。      突然佐助又低吟了幾聲,似乎在說些什麼,櫻便立即將耳朵靠近聽著。      “水……我要水…..”      櫻聽了才想起來她剛剛裝的水還沒給佐助,便又將那背水呈給佐助。      佐助喝了幾口,竟又吐出了鮮血,櫻了一跳,水就這樣打翻了。      其實佐助並沒有喝下一口水,因為這是屬於這世界的水,他喝了反而會致死他。      還好佐助一時又覺得血氣在胸口沸騰,才剛好將血帶水給吐了出來。      神界的靈水才是他所以可以喝的,那水靈也可以療傷。      櫻趕緊將佐助躺回床上,便在心理暗暗的祈禱,卻在不覺中睡著。                                       次日,當櫻睜開眼時,就已經是早晨了。      “櫻….妳怎麼不睡在自己的床上?”這時她聽到宧在呼喚她,才發現宧已經站在她面前。      “阿……..姐姐妳好多了?”      “是阿!現在很有精神呢…..”      櫻又往床上一看,卻不見佐助的影子。      “佐助呢?”      “喔….你說他…..他剛剛說要出去一下。”      “他不是受傷?”      “是沒錯,我今早他渾身是傷,我便問他發生什麼事?他只是說沒什麼事,便出了去,我攔住他,他只是對我笑了笑,便走了。”      說到這,宧臉竟有些紅了起來。      “他…..臉色看起來好嗎?”      櫻假裝沒有把宧這反應放在眼裡,心理卻是挺在意的。      櫻十分擔心,因為昨夜她看佐助他血吐成那樣。      “恩…….他的臉色本來就不是很好,不過今天他的臉竟然有些紅紅的。”      “糟糕!他會不會又吐血?”      由於櫻的反應過大,宧看的出櫻對佐助十分的關心。      “恩…..他不會有事的啦…..”      宧心中出現了些不安,但是想想佐助將要帶走自己,才安心些。      櫻鬆了口,卻還是有些擔心,她還察覺到自己的心中有一半已經被他所佔。                           “宧,我們繼續出發吧。”這時佐助出現在門邊。      “佐助!!你…..沒事吧?”櫻看到佐助,就突然的大聲說。      連她自己也有些嚇到,沒想到她自己的反應會這麼大。      “恩…..我沒事…”      佐助方才是到神界領些靈水好來治療外傷,但是內傷卻還未痊癒,所以說話還有些中氣不足。      “那麼,我們快出發吧,不然時間不多了。”      佐助看向宧,這句話的意思也是在說宧所剩的時間不多。      這時櫻的心中感到十分的淒涼,她還是希望姐姐能夠留下來,所以便在心中決定要向佐助求情才是。      “恩,走吧。”                           之後他們便啟程。            他們走著走著,便見前方處有一個村子。      “就在那兒了!”宧指著前方的村子高興的說。      佐助沒有說話,櫻也只是靜靜的,便偷偷的看向佐助,似乎還是十分的擔心。      突然櫻見佐助往自己這邊看,便立即紅了臉,轉了過去。      佐助盯著櫻看了看才又轉回去,可能是心中還是有些感謝櫻昨晚的照顧。                                             
  也許【愛之禁忌】離他不遠。            ﹃ 待續˙未完 ﹄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結婚

apqfemexjlb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